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基本常识
孔学堂讲座第718期:论孔子的“谎言”及其正当性
  
  来源: www.chengzipu.cn 点击:1771

8月3日上午,孔学堂传统文化公益讲座第718场在孔学堂六艺学宫礼教室举行,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孔学堂入驻学者陈继红以“孔子的‘谎言’及其正当性”为题,向听众们讲解了儒家思想中的“诚信”观念,来自省内外的200多名市民参加。

RYAvEfUCWprwCg

讲座现场

某些“谎言”具有正当性

康德曾说:“诚信是一个绝对命令。在任何情况下,不管是为了任何理由,都不能违背诚信。”陈教授认为,在现实生活中,绝对的“诚信”执行起来有困难,如果将诚信看作是一项基本义务,就意味着不允许有任何例外,不论出现何种情况,都必须履这个义务。其中最典型的表现就是,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撒谎。那么,一些更高的义务,比如生命、健康就很可能会因为“诚信”而受到损害。因此陈教授提出,如果诚信不是基本义务,那它就必须服从更高一级的义务。其中最典型的表现是,“撒谎”在某些时候是正当的。接着,她向大家讲述了几个儒家观点:一、当“信”与“礼”发生冲突时,“谎言”具有正当性。直而无礼则绞(《论语泰伯》)。在人际交往中,说话太直白,却不知道礼貌,就会尖刻刺人。有时,善意的谎言可以安慰鼓励他人,避免冲突和尴尬。二、当“信”与“义”发生冲突时,“谎言”具有正当性。“信近于义,言可复也。”(《论语学而》)“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义所在。”(《孟子离娄下》)如果坚持“言必行,行必果”,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?尾生溺死,信之患也。(《庄子盗跖》)三、当“信”与“诚”发生冲突时,“谎言”具有正当性。“诚者,天之道;诚之者,人之道。”(《中庸》)程灏、程颐释“诚”:“无妄之谓诚,不欺其次矣。”也就是说,胁迫、欺骗之下订定的契约没有“诚”,是可以违背的。对此,法律也有相关规定,《民法通则》中:一方采取欺诈、胁迫的手段,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作出的行为,是无效的民事行为。《劳动合同法》:以欺诈、胁迫的手段或乘人之危,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劳动合同属于无效合同。为了维护自身的生命安全,背叛契约是正当的。

儒家诚信:由“诚”而“信”

在中国传统典籍里,“诚”与“信”是两个可以互相解释的概念。诚:“无妄之谓诚,不欺其次矣。” (《近思录》)信:“有诸己之谓信”。(《孟子尽心下》)“诚”是“信”的内在根据,如果没有了“诚”,“信”就会成为虚伪的行为;“信”是“诚”的外在表达,如果没有“信”,诚就将成为悬空的理想。

陈教授说,在儒家观念中,一个诚实的人远比信用制度更加可靠,“信”是靠“诚”来保证的,这两个字不能分开来讲。这种观念时至今日也并未过时。因为“诚信”的实现,是一个由内而外的理路。我们不仅要重视外在的“信”的实际行动,更要重视内在的“诚”的道德信仰,在内在精神信仰与外在制度的共同支持下,守“诚”而“信”!

【学者简介】

陈继红,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学科带头人,院学术委员会主任。任中国伦理学会理事,中国孝文化协会常务理事,江苏省伦理学会常务理事,江苏省儒学会常务理事。多年来致力于中国传统伦理思想史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、思想道德建设研究。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“中国传统士德研究”,担任国家重大基金项目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体系研究”子课题负责人,并完成两项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。在《哲学研究》、《中国人民大学学报》、《南京大学学报》、《江海学刊》等国内一流刊物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,多篇文章被人大复印资料转载。著有多本著作并引发了一定的社会反响,其中《治世的至理先秦儒家“分”之伦理研究》一书获得江苏省第十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。

文/杨雅捷

图/孙晋芳

审稿/肖立斌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——

友情链接:
金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chengzipu.cn 技术支持:金资讯网 | 网站地图